你知不知世上有这种人

温瑞安:

任现实风刀霜剑严相逼——《逆水寒》鉴赏之一 

文:纳兰佩紫


  使温瑞安为大众周知的毫无疑问是《四大名捕》系列,而温迷公认首推经典应该是《逆水寒》。说起四大名捕系列任何一部,大都要带着前缀:比如‘四大名捕之谈亭会’‘四大名捕之会京师’‘四大名捕之骷髅画’等等,可《逆水寒》正因为太过出色,在书迷眼里俨然独立单篇,所以没人特意说一句‘四大名捕之逆水寒’,这足以证明它的成就和地位。

  

  我认为,《逆水寒》确实是一部值得推荐的作品,文字上,简洁流畅,又不失风流雅致,几乎没什么多余的废句;结构上,承启转折丝丝入扣,详略得当,面面俱到,几条并行线错落有致,脉络清晰,阅读体验感非常舒服;剧情上,节奏快慢适宜,起伏跌宕,悬疑气氛浓,小冲突不断,大场面震撼,感情充沛,武戏过瘾,言情细腻,阵营转变也是一大看点(又不像一些后期作品那样各种神转折氛围黑不见底),总而言之一句话总结‘抱着浪漫主义在残酷现实的冷硬竖壁中横冲直撞头破血流死不投降’——我以前写过一篇评,‘写实的社会里出现神格化人物是很别扭的,所以金庸人物和世界观都很写实,比较和谐,而古龙人物和世界观都很理想化,所以也很和谐,但是,温瑞安的人物和世界观是矛盾的。为了适应他现实的世界,他的主角大多是写实的,但是为了抒发他诗人的理想和情怀,所以他又创造了大量的神格化角色,放到了越来越现实的江湖里,而这些神格化人物和现实背景放一起怎么能显得不那么别扭呢?没别的好办法,往死里写,个别不好写死的往死里虐就行了’,引申到《逆水寒》鉴赏里,这个横冲直撞头破血流死不投降说的不是偏写实的戚少商,而是雷卷,是无情,是刘独峰,甚至是——高鸡血。这就要说到人物了。

  

  人物上,《逆水寒》应该是展现温瑞安群像功力的第一个高峰(先不说后期的说英雄系列,带说英雄系列没法玩儿。说英雄系列是整个武侠类别里群像的高峰)。各路人马纷沓来,哪怕只有几句台词的小配,都能被兼顾到立体,逆水寒的人物塑造真的可以秒掉大部分武侠作品。

  

  在这里解释一下那一句话介绍里,为什么明明一路逃亡各种被暗算没过过几天好日子不说女主还被男配NTR的戚少商,明明已经这么苦逼了,还不是‘在现实的竖壁上碰的头破血流死不投降’。

  

  我们要知道,戚少商,是很写实的。他是超人的人格,而不是神格化的人物。也就是说,他比普通人强一点,但总体上,还是个人(废话),他的喜怒哀乐,他的行为模式,他的心理活动,统统都是现实的映射,一个正常的有点英雄情结的人,都可以理解他,所以接受这类主角的读者受众是很广泛的这也是逆水寒成功的要点之一。一个偏现实的英雄人物,在黑暗残酷的现实背景下,遭到了一场有预谋的谋杀,他不甘,他反抗,他逃亡,都是必然的,是写实的,他哪儿浪漫了?他哪有情怀浪漫(到了说英雄后期,戚少商加入到说英雄体系后,作为苏梦枕的接班人,变得浪漫化了,但是,虽说苏梦枕是说英雄系列里扛起浪漫主义大旗的代表人物,但不代表他继承人戚少商的浪漫化就合理,所以到了说英雄里的戚少商,很多人觉得和逆水寒里那个戚少商虽然说不上哪儿不一样但就是味道不同……其实就是从写实走向浪漫了,但因为戚少商曾经写实过,将写实形象和后来的浪漫形象联系到一起就有点别扭,尤其是,和典型的浪漫主义代表人物孙青霞对决时,这种别扭就无限放大化了,因为孙青霞自始至终都是浪漫派的……所以从逼格上,抛开逆水寒,单独看说英雄,戚少商和孙青霞是差不多的,但是一旦先看过逆水寒……戚少商逼格是比不过孙青霞的,倒不是说他人物形象刻画的不如孙,而是之前的评里说过的,写实派给人的共情感受一定比浪漫派强烈,但浪漫派给人留下的惊艳印象必然比写实派深刻,所谓逼格,和惊艳印象是有很大关系的,逼格高的浪漫派角色,塑造方向一定比写实派极端,比如西门吹雪这样极端高冷的塑造方向,你要和他比高冷,任何写实派的剑客,哪怕是独孤求败、风清扬这个级别的,也比不过。所以戚少商和孙青霞对决时那几段关于‘孤傲’的描述,在看过逆水寒的读者心里,戚少商一定比不过孙青霞,这是铁律……)。写到这里我知道为啥我对主角无感了,因为温书里,我喜欢的人物,好像大多是神格化的……比如苏梦枕,比如无情,比如雷卷……大概是因为还有一颗浪(漫)的心吧。

  

  咳,说回戚少商。戚少商苦逼的主角生涯,是性格决定命运,是有迹可循的,是合理而非常写实的,也就是自找的。早在四大名捕之会京师铁手篇,戚少商逞书生意气去助反贼逃犯楚相玉与四大名捕对阵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一场逃亡;早在他身为寨主却与寨子里兄弟妻妾有染的风流倜傥时,就注定了会众叛亲离;早在他得志时将息红泪真心不当一回事时,就注定了会被NTR。灭连云寨的从来不是顾惜朝,而是戚少商早年犯的‘业’,如今自吞了‘果’。

  

  可是,纵然有这么多性格上的不尽如人意处,戚少商却仍有他为人喜爱之处。早在他逞意气孕大才独闯连云寨收服一干悍匪时,就注定了他落难时会有忠臣伴随左右;早在他施男儿抱负展英雄气概时,就注定了不让须眉的红颜愿意为君一诺倾城哪怕无关情爱;早在他行事率性剑指天下时,就注定暖了一袭从来孤光自照(孤芳自赏)的寒裘从此毁家纾难不计前嫌。

  

  戚少商的性格,让他陷入绝境,却也是因为这样的性格,让很多人愿意与他一起面对绝境。连云寨被灭,有戚少商自身的问题,被昔日兄弟们背叛,也有他自身的问题,但最主要的病因,被顾惜朝背叛,却不是他的错,只是他的劫。他的命运被谋算好了,注定有此一劫。一切发展那么行云流水理所当然,你甚至没有想起应该为他感到悲伤和痛苦,就好像这天底下的人,各有各的苦难,而被谋害逃亡者的苦难,绝对不如小人物成长史(比如金庸很多书)的苦难更容易让人有代入感,但凡事有失必有得,代入感的部分缺失,却加深了故事的真实感和立体感。就好比正常人都不会相信戚少商一路逃亡一路奇遇拜高人发大财练绝世武功收小弟开后宫(虽然现在这种网文套路让人看的爽),但会相信戚少商被撵兔子似的灰头土脸死了一路哥们兄弟还被NTR了妹子的这条逃亡之路就是这么苦逼,极大的弥补了代入感部分缺失后人们那柔软的同理心,忍不住帮他骂一句这该死的贼老天,希望有人能帮他一把……然后,高逼格的配角在这种情况下登场刷好感,那真的是好感能突破天际,比如刘独峰。

  

  说到刘独峰,在《逆水寒》这本书里,就连无情的逼格和他相比都略有不如,何也?主要原因是毕竟无情后半部快结束才出场,存在感必然要低一筹。(不然以温大对无情的偏爱程度,逼格能刷过他的太少了)。我们看刘独峰,那气度,那武功,那身份,那犀利的言辞,那屌到飞起的做派(六把名剑换着用OR追杀人都脚不沾地),那三番两次和全书最劲boss九幽别苗头的酷炫,几乎是全方位的高逼格代言人,而且最绝的是,他开始是以反派boss的形象出现的,一出手就将毁诺诚逼入绝境,再出手就擒住了主角戚少商,当时我年少无知不知道城市套路这么深,还心想这TM怎么写下去,主角还没逃两步呢倒被抓住了,而且以刘独峰的配置来看,主角除非开挂,不然从他手底下逃跑的几率太太太太小了,然而温大神州系列之后,越来越不走寻常路,主角开挂的情况那是很少的,所以当时我想‘看来后大半本书讲的该是劫法场了’(大雾.ipg,笑哭.jpg)。

  

  所以说《逆水寒》的一些设定放到今天都很时髦,刘独峰这样前期强横的反派,后期突然摇身一变加入主角阵营,成为主角强力的保护伞,最后更是为了保护主角力战而亡,这比任何一开始坚定站主角的都让人动容,比如近几年大火的《海贼王》里,前期将主角一行逼入绝境的大BOSS沙•克洛克达尔在海底监狱复出,顶上战争各种帮助主角,那酷炫狂霸拽的BOSS姿态(偏偏是自己人)让多少人萌的发抖了?所以说刘独峰的各种设定都是萌点十足,时髦值十足的,即使在网文盛行的今天,也丝毫不落俗套。

  

  同样设定上刷足无敌存在感的还有雷卷,在任何一本小说里,都很难再找到雷卷这种配置,和主角结过义、翻过脸,江湖传言他们关系恶劣,又说雷卷睚眦必报心眼小,这样的人有一票为他拼命的弟兄,武功还高,偏偏十分任性,在所有人都以为高风亮是帮助主角的正面角色时,高风亮现身说法告诉你们什么叫做‘人老了拼不起了恕我跳反’,而所有人都以为雷卷要追杀主角落井下石时,雷卷却又告诉你们什么叫‘我自己收拾戚少商可以,但我就是看你们收拾他不顺眼’。

  

  

    同样,高鸡血和尤知味这两个作为对照描写的小配,也因为跳出了一般套路而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看上去深深迷恋息红泪的尤知味,那迷恋虽然不是假的,但配合他的手段,让人觉得十分龌龊可憎,而同样的高鸡血一出场那描写就一股深深的猥琐感扑面而来,不但相貌、形容猥琐,还特别胆小贪财,哪有半分传统武林豪客的风姿气概,相信不止我一个人看不上他,可是,高鸡血为息红泪断后身死的那一幕,赚了多少人的感慨和热泪?我不光忘了他猥琐的容貌,胆小贪财的个性,觉得他很高大,很豪迈,甚至多少年过去了还记得随他身死而坠落的扇子上写着的五个大字是‘高处不胜寒’。

 

  所以浪漫与否,与容貌、个性等关系其实不大(之所以觉得浪漫派人物都是酷哥,那是因为大部分酷哥都的确属于浪漫派),最关键的是,是否有一颗浪漫的心,这所谓的浪漫之心放到温氏武侠里所体现出的,就是‘任现实风刀霜剑严相逼,我也抱着理想去死绝不屈服’。也就是前面一句话说的‘在现实的竖壁上碰的头破血流死不投降’。刘独峰是浪漫的,因为他胸怀高义,坚定自己的信念,无论打击他、反对他的是boss九幽,是高官,还是皇权,也无论他处境是安宁还是危险,他要做什么事从来都是遵循自己的判断不动摇,嘴炮模式依然犀利,作为一个洁癖患者宁肯全身沾满泥污,也保持了精神的高洁(从这点上来说,四大名捕基本都是浪漫的理想化身,区别只在于之前写过的一个评,三个正常人带了一个神格化的无情);雷卷是浪漫的,他为了自己认定的义,牺牲了兄弟,赔光了家底,也差点搭上了自己,但他从不后悔也没有犹豫;高鸡血当然也是浪漫的,现实让他变成一个精明的老板,他胆小、贪财、好色,凡事都要讲个价码,讲个‘值不值当’,可他的心屈服了吗?没有,所以不管值得不值得,他都为息红泪拼上了性命,这种在现实看来无法理解的感情,当然‘高处不胜寒’(也正因为两种极端冲突的特质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这是很不现实的,所以从这点也能看出浪漫派的特点)。同样,息红泪和赫连春水也是浪漫的,他们一个美若天仙,一个俊如好女,却是两团激烈决绝、随时能燃起来的火焰,所以在《逆水寒》里,赫连春水NTR了男主,最后和息红泪成了一对,让我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实在是这两人三观更接近一些。就连跟着雷卷的沈边儿和息红泪的姐妹秦三娘,都浪漫的无可救药。这才是温书里最感人的地方,他写了现实的社会,现实的残忍,各种背叛和谋杀,仿佛写的并不是单纯的武侠而是要揭露残酷的人性,但是,偏偏会把一些极端单纯的、理想化的东西投放到这种特别残酷的现实社会里,虐得要死也浪漫的要死,对照之下,显得现实的部分更加灰暗残酷,而理想化的东西也更加美好纯粹。(至于戚少商,确实也有坚忍不拔的特质和抱着自己三观不动摇的一面,但是吧,逆水寒他逃亡一路基本都是被动的,他并不是主动去保存皇室丑闻被追杀也死不悔改,而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惹来滔天祸事,只是很被动的在逃跑,所以现实是足够现实的,但浪漫的部分基本都集中在前面说过的刘独峰等人身上了)。

  

  至于无情,多少人看《逆水寒》是为了无情,这里反而不用我多说了。我当然是很喜欢无情的,因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梦中的梦,诗里的诗,也是温瑞安塑造的角色中最顶级的人物,就像花满楼之于古龙一样,是超出了作者平均水准和一贯表现的,只有天才拍脑袋才能创作出来的惊喜。

  

  所以最后我倒是想提一下反派大BOSS九幽神君。其实我蛮喜欢九幽的,当然不是说这个角色三观、行事作风什么的我喜欢,那我口味太特别了。我的意思是,这个反派写的是很成功的。首先,九幽的设定,那神出鬼没、层出不穷的魔功,抛开逆水寒武侠大框架去看,本身已经接近修仙流了,一点不像武林人士,而更像个魔道祖师,而九幽的设定,完美体现了温瑞安驾驭人物的高超能力——因为他把这样不像武林人士的修仙流老魔头,放到一本正统武侠书里去做大BOSS,而且竟然让人看得毫无违和感,这简直是,想让人给他刷一波66666,要知道我口味之挑剔,无论是修仙文里出现了‘松风剑法’,还是武侠文里出现了‘九转玄功’,一般都看不下去(我真的曾经因为一本修仙文里出现了很多武侠风的设定而弃文,给朋友吐槽时,朋友都说这不算什么槽点无所谓的),所以能把魔道祖师扔到武侠文里还让我看得津津有味,足以让我感叹一声温瑞安写人能力真是一绝。

  

  其次,抛开立场来看,九幽其实是有优点的,而且要说有多‘坏’,未见得。我们不能把欺负主角当做BOSS的人格缺陷来评判(因为那是他的工作内容……),所以同样的,说英雄系列里的元十三限,我也不认为有多坏。返回九幽来说,我们痛恨九幽一派,讨厌他们,最根本的原因,难道不是九幽的徒弟都不怎么争气吗?最早出现在《会京师》系列里的土行孙孙不恭就让人很想打他有没有?《逆水寒》最早出来的鲜于仇冷呼儿不成器到感觉铁手一只手能按死他们有没有?至于什么龙涉虚、英绿荷、狐震碑等人,好像就没有一个能打的,存在感也比较稀薄,九幽一脉唯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九幽最宠爱的小徒弟泡泡,大概也是因为后续说英雄系列里有泡泡的戏份,这里才给他加了点戏。所以总的来看,除了泡泡,九幽的徒弟基本个个让人讨厌,所以连带的九幽也就没啥人气了。但是,九幽对徒弟还是比较爱护的,出场时带着泡泡一起装神弄鬼的设定其实也挺萌的……再返回看他的武功,也很有特点,而且书中说,当年他和诸葛争国师,诸葛仅一招险胜,把九幽气跑了,江湖平静了好几年。可见九幽的武功是很可以的。再看九幽设计刘独峰和无情火拼自己从中得利,智商也是不错的,再来九幽还会阵法。武功高、有谋略、会阵法,还会点诡异的魔功,九幽算是武侠书里少有的高质量BOSS,既能正面扛住群殴,又能机智的让敌人互殴,除了教徒弟的水准堪忧外,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槽点了,因为他充当反派为难主角的动机,也不过是听令行事而已,当然当奸臣的走狗这一点是很让人不齿的,但看看元十三限在读者那受到的待遇和同情,再看看九幽……只能说还是挺悲催的。(当然最让人痛恨的原因,还在于九幽竟然敢设计、伤害无情,他去伤害主角戚少商的结果也不会比伤害无情更糟了,人气值为负也就可以理解了)。


评论

热度(86)

  1. 半个文化人的围裙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野花茶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丝如燕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焦春花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你辛苦了哈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小明回家打豆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唧然如此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你知不知世上有这种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