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不知世上有这种人

温瑞安:

他是长夜中一柄燃烧的剑

文:刘剑 




        12月27号这天,上影一个普通的礼堂里。满场寂静,镁光灯全都暗了下来,因为一位长者登台了。


        虽年逾花甲,但他一开口,声音里就有一股锋利的力量,直刺人心。诗句像春江之水,从他口中汹涌而出,没有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恬淡与看破,反而像一个不屈的少年,口吐怒浪滔天。诗句伴着激昂的斗志劈面而来,像一柄避无可避的枪,枪出如龙,“飒”的一声已至面门,听者仿佛灵魂被刺中,只剩惊惶与战栗。


        那一瞬间,我看见台上立着一位少年,一位十七岁的少年,以诗为刀、以笔作马,便要跨过天涯,荡净人间不平。


        他是温瑞安先生,华语武侠的大宗师。




        跋涉一万里的苦浪与怒云,自南洋赶来的温瑞安先生,为武侠而来的温先生。

        如果是在武侠小说里,温先生应该寻一处僻静山谷,大建庄园,煎茶鼓瑟,闭门谢客,不问江湖事。人间的繁华和荣耀,难道还有温先生未曾领略过的吗?功名利禄,那一项没有被温先生遍尝?至此应该可以隐入名山,只留给江湖一个传说了吧?

        然而并不能。


        这个时代万马齐喑啊!温先生站在武侠历史的银河里,前方是已经远去、渐渐暗淡、不可复追的繁星,身后竟然是一片空白。所谓英雄末路大抵如此,并非英雄已不能战,而是拔剑四顾,不知为谁而战,更恨后继无人。




        寂寞。


        这种寂寞,我作为小辈无法感同身受,但在坚守开发《逆水寒》的这几年里,也或多或少从同行的奚落中领教过:“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做端游?”“做武侠题材游戏明智吗?”。




       好莱坞、欧罗巴,科幻、奇幻,寄生于武侠的肢体上,大口饮血,无人过问。当年的筵席已经罢了,当年所谓的侠客们也四散而去,任凭武侠凋零。只剩先生一人,高举武侠义旗,在无边疆场冲杀。他是虔诚的传道士,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切格瓦拉。




       冷。


        长夜萧瑟,江湖水冷,逆水寒,刺骨地冷。曾经宽阔的古道已经崎岖难行,单人、只马、孤剑,只有他一人默默踏过漫天野草,向前,向前,向前。




        堂堂江湖之大,竟无以人能力挽狂澜,温大侠只能将道义一肩扛起,再入江湖,为中国武侠振臂疾呼。他是一柄剑,一柄孤独的剑。曾用以杀伐决战、用以披荆斩棘、用以祭祀苍天,用以一剑刺破沉闷的文坛,为中国武侠刺出一个焕然一新的三十年。这柄遍体凌伤的剑,如今到了太平时节也难安息,还得用满腔怒火为焰,将钢铁剑身点燃烧出熊熊烈火,为这长夜,燃起一缕指路的光。




        作为晚辈,敬佩之余,全是羞愧。我想,我会继续坚守在这条小路上制作《逆水寒》,远远地跟随这位孤独的先驱,只等古老的战歌再次响彻天空,拔剑向前。也许还有无数个我这样的小人物,在温先生火光的指引下,漫漫汇聚成一条小溪、一条小河。一人一剑,剑光虽微,万人同举亦能照亮夜空。也许黎明还未到,但我们先把这冰冷的子夜,战至如正午般炙热。



温派编外弟子刘剑


评论

热度(79)

  1. 你知不知世上有这种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雪初一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小鲜肉遇到三爪兽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一烂还有一烂烂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招财猫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車厘仔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你到底说不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彼岸花精灵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飘渺D眼泪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几世情缘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2. 东方东的东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