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不知世上有这种人

温瑞安:

個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
文:温瑞安

      前幾天有位有俠氣又有學識而且身兼力行的專業人士,開玩笑時可能提到我是「密宗禪師」。密宗禪師是可以結婚生子的。我稍一楞。問題我不是「定于一系」的。家父自中國遷徏南洋之前,上山修過茅山之術,同時學過南少林武藝,故而也修佛道,在馬來亞(當時尚未獨立)幫過不少人救過不少性命,還恊助開了武館辦了華校,家父 偉民先生,因為樂于助人,當時還算是當地的特別受老百姓愛載的人物。我幼受影響,對道家心法特別有感應,6歲已懂幫父親奉書苻籙。在台念大學時,對老荘文章,愛不釋手,杜其容老師吩坦只在考后默寫一段,而我信筆全部默完,還第一個交上試卷。 我性亦近禪宗,故素深愛胡金銓武俠電影例如「俠女」、「龍門客棧」的禪境,而鄙惡之后模倣者以港式的勢利輕浮俗化武俠。此所以我在前年一旦拜登青城山,便與道商總理事長李海波一見如故,青城派祖師爺潘祟福結為兄弟。而且,我還真的是陽明學派的信徒。我父親早年亦曾應劫,臥病多年,得印度高僧路經霹靂州美羅埠,知我父親濟人于水火,故也悉力救他,父親痊癒后,亦同時奉拜印度教,他當年親覲拿克大師之繪像,盡管我家業歷劫七次,但仍供奉于我在深圳寓所「火星」的大廳神壇朝拜。然而我在台在港,數十年來,修的是佛。青少年時受星云大師、證嚴法師點化,我一直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大家看我寫武俠小說腥風血雨,以為我嗜血好殺,卻不知道我為的是止戈為武,天王護法,明王拱佛,佛家也有一怒動天的獅子吼,敢拿起屠刀,地獄不空,我不成佛,因眾生未救,何來慈悲。其實,我不殺生,已近四十年矣,哪怕我早年開武館、義結金蘭,也是為了幫人排憂解難。我在台灣死刑天牢旡妄之災里,僥倖得以不死,而且百劫不上肉身,反而成就了我的般若,那是普薩親救了我。由於涉及信仰,更不欲鼓吹迷信,我也不願多言矣。反而是現在流行的密宗(東密或西密),我只是學識上認知上的啓發與趣味。我在香港時,與在密宗上真知灼見修為的王亭之先生,初見面就幾乎不散莫逆,便是因為交流和交換了這方面的心得。我在91年時已得到當時有700萬信眾的喃嘸紅冠聖冕金剛上師盧勝彥尊者賞識,他一心為我灌頂、傳法(師尊他同時也是溫書讀者),加上我對各種相學、術數的融匯貫通本性特別強,(所以才能在四十年前寫成「布衣神相」系列)所以跟各禪師、高僧、大師、活佛溝通力也比較有因有緣。可是,一般在外,我很少與人談這些修行:一,這是我自己的內證,而且萬物一如,眾生平等,我不認同我懂這些契印就比任何人高,也當然不以任何人低于我。二,我認為學識是活學活用的,其實一言以蔽之,就是體、相與用,即天地人合一之氣,我就常用此法自愈甚速,沒有什麼大神奇、了不起。惜年事漸高,因俗忙而荒疏于修定,也不太「管用」了[呲牙]。是謂「密宗大師」,我不想當,也不敢當。何況,我生平最厭惡的是,那些大家都以為他是慈悲為懷、修為甚高的萬家生佛,其實冷酷無情,自負自大,只光顧著大家盲目給他們載上的光環而不理民生疾苦。至於持有信仰且有家室孩子的,不僅密宗,就連道家體系和佛門俗家弟子,也是均被認可的。我修法,是存于一心,但并不定于一尊。看懂我溫派武俠小說的,就知道我闡揚的是中華文化中的道佛釋儒的精神,并以禪悟的方式演繹出來。是以,寫完四大名捕之後,我撰寫了沈虎禪;神州奇俠最後一部,就叫「天下有雪」。個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指月望月,見山是山;拈花,微笑;音在,弦外。🙏

评论

热度(127)

  1. 巨然子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中秋佳节第一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焦无积(獐坏六甲)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正骨水上的杜小星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闲话江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四条应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飞天牧羊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宋明珠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偏向屌山行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大快活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夫人不吃鱼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2. linchan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3. 前裂在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4. northbaylg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5. 臧天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6. 张景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7. 弓喳吱太郎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